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师生校园  »  我班的三个女生

本来我的成绩从小到大,在班上没有低过前三名,结果初 三半学期降到了中下水平,这让我的班主任很是愤怒。不过她老人家愤怒归愤怒,打归打,但到最后也没能改变我的成绩

  中考下来,我的成绩只够上个中等水平的高 中。因爲我最后半学期的日程安排是:上课武侠,下课足球,放学电玩,回家武侠。

  因爲父母都是生意人的关系,他们并没有因爲我最后的成绩太多责备我,只是希望我能好好补习一年,来年再考重点。我是受够了初 三的紧张环境,实在不想再经曆一次黑暗的一年。我告诉父母我的想法:既然重点没有考上,那麽其他高 中对我来说没有意义,那我就不上学了,我和你们做生意!

  父母起初坚决不同意我的想法,经过几番教育工作后,他们暂时被我说服了。

  就这样,我和我的死党们开始了我们快乐的暑假。

  暑假中,死党小鸡他父母外出不在家,让我们去他家玩,小鸡家在周边的县上,早都听说那个县有几个好玩的景点,我们几个人就着中考假期去一趟。

  我们同去的还有三个女生,扬扬,小树,师萍萍。都是我们一圈里关系最好的女同学。小树是三人当中长得最漂亮的,也是我们班花,不过平时办事说话很有分寸,属于冷豔型。其实我们男生对她都很有意思,不过碍于面子,谁都没有讲过罢了。

  扬扬属于外表清纯实际暗骚型的,她是我们同学中唯一一个平时爱打扮还穿超短裙出来玩的女生。我都有好几次无意间从她的短裙下面看到黄色的,白色的小内内。

  师萍萍长得并不难看,但是她的体型有点粗犷,很难让人对她有什麽感觉。

  如果不是因爲她和小树、扬扬平时是最好的姐妹,我们也不会是现在这麽好的关系。

  与她们一起玩的时候,我们男孩子也偷偷留意她们的胸部和屁股。因爲是夏天,穿的很单薄,她们时常在弯腰低头时,T恤或衬衣的领口自然张开,使我们有机会看到她们胸口,并互相心领神会的眨眨眼睛,事后还交流一下自己看到风光。

  「小树里面只有一件小背心,我看到她的奶头了,棕红色的!」「扬扬背心是半截的,只有胸口有,绷得好紧,我只能看到她的小沟子!」「师萍萍竟然都戴奶罩了……」这一天晚上,小鸡在确定了三个女生在隔壁都睡熟后,把我们几个男生叫到客厅打开他家的录像机,于是,我看了人生中的第一部黄片——金瓶梅。是杨思敏版的,这位号称亚洲最美胸脯的大婶并没有让我觉得很亢奋,反而小春梅让人觉得更诱惑,娇小的身体,柔嫩的乳房,媚态中稍显青涩,虽然我们没有敢开音量,但里面的性爱镜头对男女之事一直朦胧的我们来说,实在是很大的刺激。

  看完后,我的小弟弟一直处于暴怒状态,看看其他几个人的短裤,也好不哪里去。我一边回味着影片里的镜头一边想着隔壁的小树和扬扬,不知道她们的乳房发育得怎麽样了,摸上去会是什麽感觉,不知道她们下面是什麽样子。想着这些,我感觉我很想并且急需打一次手枪。

  小鸡这时候不知道从他家什麽地方拿出一瓶酒来:

  「这是我爸去年从英国带回来的一瓶红酒,他一直没舍得喝,我们把它干掉吧。」「现在吗?他妈的我老二都快爆掉了,喝完当心我一脚踹开隔壁的门,把她们三个都给奸了」兽兽眼睛发红,大拇指指向隔壁说。

  「要不这样吧,明天晚上把她们三个叫来一起喝,说不定能把她们给喝醉了,嘿嘿……」我说,但我实际上真不想等到明天晚上。

  「就那一瓶,我一个人喝完都没事,别说她们三个了,师萍萍一个人的量我看比我都好」大成发话了。

  小鸡说:「要不这样,我们搞点白酒来,让她们陪我们一块喝,两种酒搀着喝容易醉。」兽兽也出主意:「我听说雪碧加点白酒喝更容易醉,而且喝起来爽口像饮料。」「行,可以试试。」小鸡同意兽兽的看法。

  「小鸡,你们县城这麽晚有没有卖小吃的?」我问。

  「有啊,咋了?」

  「行,那这样,现在,走,我们去买点吃的,烧烤麻辣串之类的,还有雪碧,二锅头。」我说道。

  大成:「都这麽晚了,她们又睡了,我们吃着多没意思。」「放心,我保证能把她们叫起来。」我肯定地说。

  最后,我们一起买来小吃和酒水饮料,然后由我和小鸡去敲隔壁三个女孩子的门,身穿睡衣的小树故然比平时更美,睡眼惺忪中扬扬也别有一番风味。本来她们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,当闻到美食的香味时,都相继从床上爬起来了,师萍萍同学第一名。

  起初小树对我们打算喝这麽多酒不满,但我们告诉她,只让她们喝这瓶所谓的从国外带回来的红酒和饮料。而且兽兽像个专家似得,分析红酒的种种优点:

  美容啊、活血啊等等功效,而且在她们当面掺上部分雪碧,说这样可以调低酒精。

  小树便也将信将疑地端起了酒杯。而扬扬和师萍萍,早已喝完大半杯红酒。

  大家有说有笑地进行着,气氛很好。等到桌上大半小吃下肚后,光喝二锅头的我已经感觉到有些发晕,三女脸上也泛起了红晕。我提意大家玩游戏,由小鸡负责调酒。谁输谁喝酒,小鸡给男生调酒多一些,给女生调饮料多一些,不要欺负女同胞,三女欣然答应。

  游戏很简单,无非就是老虎杠子鸡,两只青蛙之类的,但是三个女孩子反应不如我们男生快,被罚不少。到后来,小鸡以红酒不多爲由,给三个女生调酒时掺了一点点的二锅头,并且学着电视中的调酒师拿张纸片盖在杯口用力在桌上一拍,杯中的红酒和二锅头便随着雪碧的气泡升腾翻滚。

  小鸡命令输了的人要把这杯东西一口喝干,说这样爽口。我尝这玩意,还真不难喝。

  三个女生喝得很多,小树坐在我的对面,她的脸从耳根一直红到睡衣领口的脖根,看上去异常动人。扬扬就坐在我右手边,她爬起来时还换上了一件鹅黄T恤和下身的牛仔短裙,我低一点头就看到她粉嫩的大腿,她同样俏脸通红,说话都已经有点含糊。再看看师萍萍,那家伙手双手捧着一下魔方,斜靠在沙发上已经会周公去了。

  中途我起身上洗手间时,小鸡也跟了过来,悄悄对我说:「哥们,刚刚我在她们几个的酒里放了点味精,听说效果和春药一样。」嘿嘿,小鸡这家伙,心眼还真不是一般得坏啊。

  到最后大家都喝得不少,没想到酒掺着喝确实很容易醉。四个男的看起来就我和小鸡最清醒。

  有句话是「有色心没色胆」,用在我们几人身上大体合适。我们在策划把三个女生灌醉时一个个都很积极主动,但现在真把她们放倒时,却都没了主意。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

  我们的班花小树同学靠在师萍萍身上睡着了,我们推她,她只是嘴里唔唔两声,眼睛都睁不开。扬扬则是伸直了她的美腿,从沙发上滑坐在地上睡着了,上身的T恤被沙发蹭了起来,露出了小蛮腰和一截雪白的小肚子。

  因爲在扬扬边上,我故意用手轻轻去拽她蹭起来的上衣,顺便用手背掠过她的小肚子和腰,真光真滑。「一会一定占你便宜!」我想着。

  大成也喝不少,含含糊糊地说「师萍萍你们谁也别动,你们知不知道,我从初一就喜欢她了!」大成还真重口味,难爲你了,我心想。

  「好,那你把师萍萍抱去隔壁,想怎麽样怎麽样吧,我们不管了」我说,兽兽和小鸡看法和我一至。

  「不行,我不会的,我只把她扶过去,我什麽都不干!」真没看出来大成还这麽纯情。

  结果我帮着大成把师萍萍扶过去之后,他自己也躺在人家隔壁地上动不了了。

  从隔壁出来我又去了洗手间尿尿,我的老二依然直立,我边尿边盘算回到客厅该如何对小树和扬扬下手。等我洗了把脸,回到客厅时,呈现在眼前的景像吓我一跳。
 从洗手间回来,看到客厅里兽兽已经把自己的短裤褪到了膝盖,手里套弄着家伙对着小树打飞机。

  靠,兽兽就是兽兽,家伙大不说还很勇猛。只见他一双发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树,像是要把她吃下去,手底下拼命的做着动作,却没碰到小树的身体,真他妈猥琐。

  再看看小鸡,他一边轻声叫扬扬「喂,扬扬,起来了,我扶你去睡觉。」一边一只手在扬扬身上隔着上衣摸索,偶而还经过扬扬的胸部。一边摸着一边叫着还一边给我使眼色让我过来和他一起占便宜。

  我当然不能错过了,我从兽兽背后绕过去时,兽兽低哼一声,我回头,靠,兽兽射了,这麽快。

  「他妈的」我暗骂一句,你他妈射了不要紧,干嘛射到小树身上!只见半躺的小树从睡衣领口到胸口稀稀疏疏地挂着兽兽的子子孙孙。

  兽兽边提起短裤边一手在小树胸上轻轻捏了一把,小树轻声哼了一声。

  兽兽喘着粗气道:「我完了,你们快些!」说完便靠在沙发边上闭眼了。

  我管不了那麽多,你睡就死睡去吧。我给小鸡使个眼色,让他和我一起抱扬扬上沙发,我嘴里还说着「扬扬,睡地上不好,我们扶你到沙发上。」扬扬哪里还有反应,这更助长了我的胆量。小鸡双手拦起扬扬的上身,我抱着扬扬的下身将她往沙发上抱,当我碰到她的嫩腿时,我心里突突狂跳,但双手却将她的腿抓得更紧。那是从来没有过的触感,温暖细嫩光滑,让我双手不由自主的在她双腿上游走。

  扬扬没有穿鞋,我轻轻从她的脚趾摸到她的脚面,她的脚洁白纤细,在灯光下如美玉一般发着柔光,每个脚趾甲都涂着淡粉的趾甲油,衬托得她皮肤更加水嫩。

  我不由将嘴贴向她的小腿肚子,轻轻亲吻着她的双腿,扬扬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,不知道是洗过澡的沐浴露味道还是她的体味,总之很迷人。我伸出舌头在她腿上轻添,一边一只手顺着她的腿向上抚摸,经过大腿,进入到她的短裙下面,我急不可待的将手伸向她两腿之间的部位,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用手碰触女性的那个部位。

  扬扬是穿了内裤的,我感觉到她两腿之间内裤的温热并且带点潮湿。我没顾及扬扬可能醒来的危险,将她裙子往上翻了翻,手从她小腹和大腿处内裤的一侧直接伸了进去,首先摸到了一个圆圆的突起和上面一点点柔软的毛毛。「这里怎麽还有一块骨头?」我心想,一边手继续往下,将她的内裤中心揭起,手摸在了扬扬的私处。

  「呃—」,扬扬的这里好湿,我努力在上面摸索,并一只手再往上揭开她的裙子,我看到了扬扬那里。白白的圆肉上面,有爲数不多的几根毛毛,毛毛下面两腿之间,是一个微微张开的肉缝。

  「这就是女孩的屄啊,刚刚的金瓶梅里怎麽没放出来?」扬扬的肉缝色泽比大腿的肤色略深,但细缝里,微微透出肉红色,并且上面有星星点点的水渍。我用手轻轻在肉缝上抚摸,并试图用食指寻找入口,在肉缝偏下,我的食指自然而然的滑了进去。

  食指的触感更加温暖潮湿,并且肉缝里面的肉壁异常柔软。我的食指轻轻在扬扬的肉缝里抽插,幻想差我的老二也能这样抽插。扬扬没有醒来,只是轻轻动了动,却将双腿分得更开了。这样我更加清楚地看到我的手指在她的屄中来回的抽动,她的肉缝比刚才更加打开了一些,我可以看到那个小洞洞两边如同花蕊的肉边,我甚至看到了扬扬的小屁眼。她的屁眼紧缩在一起,干净又略显棕色,随着我手指在肉缝中的动作,肉缝与屁眼同时一紧一紧。

  我的另外一只手也没停着,抚上她的屁股,她的屁股也同样光滑。平时看她穿紧一点裤子时,曾无数次地想用手摸在这个娇翘的屁股上面,现在终于摸到了。

  我从她的屁股摸到她的屁眼,用手指在上面戳了戳,进不去。然后又轻轻撚了撚她那几根细细的毛毛,就这几根,比我的少多了,怕是虽便都能数清。

  我顺着她的胯下到她柔滑的腹部,她的小肚子好绵好舒服,没有一丝赘肉,我的手在她的肚脐眼上稍做停留就绕到她的背部,再从背部到胸前。

  「嗯?」什麽东西,我摸到扬扬的胸前是一只手,小鸡的手。

  他妈的,小鸡半躺在沙发上,一只手搂着扬扬的肩膀,一只手从她T恤下面伸了进去。扬扬胸前的小背心已经被小鸡掀起来了,他一只手正抓在扬扬右胸上面,闭着眼睛忘情的揉搓。

  我只能换只手,左手中指伸进扬扬嫩屄中,右手伸进她的T恤中抚摸她的左胸。

  因爲T恤没有脱下来,扬扬的乳房我和小鸡都看不到,应该不算大,用我的一只手就可以完全握完,乳头感觉也很小,但是明显突起,像个小豆豆,整个手感光滑柔软又带点韧劲。我时不时就用两个手指揉捏一下她胸前的小豆豆,突起更爲明显。

  就这样,我的左手在扬扬的私处抽动着,下面也越来越湿润,右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。我下面家伙也是暴涨,正当我想着该如何更进一步时,旁边的小树突然起身向客厅外沖去。吓得我和小鸡同时将手从扬扬身上抽回,扬扬闷哼一身,在小鸡怀里转了个身,继续睡去。

  紧接着,就听到洗手间里传来呕吐的声音。我和小鸡对视一眼:是小树吐了。

  我刚刚还很亢奋直挺的小弟弟,被小树起来这麽一惊吓,软软的缩了回去。

  小树虽然长得漂亮,和我们关系也很好,但我们大家平时还是比较尊重她,可能更有点怵她,因爲她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,也是我们班主任的好助手,平时的干炼的办事风格让我们也都很服贴,我们和扬扬师萍萍敢开一些荤玩笑,对她却不敢。

  我和小鸡面面相觑,猜测着刚才我俩对扬扬所做的事情会不会被小树看到,而且小树自己身上还粘着兽兽的精液,万一她发飙我们不敢想像后果。

  再看兽兽已经响起来轻微的鼾声。

  「死家伙,缴了枪什麽事都不管了」我暗自骂兽兽。

  小鸡悄悄地将扬扬里面穿的背心重新拉扯整齐,并且把她的T恤整理好。在他爲扬扬整理上衣时我看到了扬扬的乳房。比我刚刚抚摸时想像的要小一点,根本不能和杨思敏的比,就连春梅的也比她大。可能还没发育好吧。她的乳晕也很小,乳头像粒红豆翘立在她的微乳之上。

  我同时也把扬扬的内裤小心扯好,尽管她小屄还粘湿湿的,我也顾不得爲她擦拭了。整理好内裤我再将她的裙子重新放好,从穿着上来看,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  小树去洗手间吐了之后,有三五分锺没有传来任何动静。我示意让小鸡扶扬扬回她们房间,我去洗手间看看小树的情况。

  洗手间的门是开着的,一股浓烈的酒味和其他食物混合的难闻气味,小树弓着腰趴在洗手台上一动不动,洗手池里是她呕吐过的秽物。我走上前搀扶小树,拍拍她的后背:

  「小树,你怎麽样?我扶你去床上。」

  「唔……嗯……」小树皱着眉头呻呤着,看起来很难受。她刚刚吐过,嘴角还是湿润的。

  「来,我扶你起来。」我低下身子一边搀她,一边打开洗手池的水笼头去沖掉她刚吐的东西。

  小树身体很绵软,不知道是因爲睡衣的质地,还是因爲小树的肌肤。我是第一次这麽靠近小树,她脸上依旧泛着红晕,像是涂着簿簿的胭脂,额头上和挺挺的鼻子上沁出细细的汗粒,我感觉她就像出水芙蓉一般娇豔又不忍亵渎。

  我感觉到我心跳加快,呼吸急促,搀扶她的手有点微微发抖,手心在出汗。

  我的内心在挣扎,挣扎着要不要对这位班上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占点便宜,因爲这样的机会可能我这辈子就这一次,小树中考成绩很好,她在暑假结束就要进入市重点高 中,我跟她的距离也将越来越远。

  而我今天要占了她便宜,万一她还有点意识,被她知道,按她平时的矜持,那我和她朋友间的关系也将彻底绝裂,甚至会比这个更糟。

  就在我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时,小树在我怀里猛地推开我又扑到了洗手池边上:

  「唔—呃—」她又吐了。

  我急忙上前拍她的后背:「小树,小树,你怎麽样?要不要喝点水?」「嗯—不要—难—受—」小树呻吟着。

  她嘴角上粘着刚刚呕吐过的口水,睡衣前襟上除了兽兽那家伙的黄白色半凝固体液外,还有一点她刚刚不心吐的秽物。

  这个形像,和她平时太不一样了。

  「小树,你衣服弄髒了,我帮你擦擦。」说着,我拽了卫生纸去擦拭她的嘴角。她的双唇红润,微微张开,露出洁白细密的贝齿。神情极度诱人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小树喘息声渐渐小了。依然保持屈身半站立的状态,这样的话,她的屁股刚好对着我。我的下体也不时地蹭到她的翘臀,我的小弟弟怒挺着倍受折磨。

  我感觉我嘴唇发干,小树粉色花纹的睡衣稍稍有点宽松,这样我看不到她的身形,但我可以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温热,和嗅到她不同于刚才扬扬的体香。

  我用擦拭完她的嘴角,然后擦向她的颈部,她的颈部皮肤同样白晳泛红,我的不由地顺着往下擦去:

  「小树你先别动,我帮你把髒东西擦一下」,我一边试探小树一边提心吊胆地对她动手,她睡衣襟前有两个衣扣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开了,露出她诱人的锁骨。我索性将一只手探到她的前胸,尽量有碰到她身体地缓缓去解她胸前的扣子,我想好万一她发现,我就说是她自己蹭开的。

  就在我又解开小树两个衣扣时,我下体一阵强烈的尿意。「妈的,这时候尿急。」忍不住了,我起身反锁上洗手间的门,到马桶里畅快地解决。洗手间现在处于封闭的状态,而且就我和小树两个人。

  我抖了抖小弟弟,回头看小树:小树依然半站立在洗手池前,身子稍稍倾斜,刚刚被我解开的上身睡衣从领口向一边肩膀滑落,搭在她的胳膊上,露出她如削如玉的肩膀。从她面前的镜子里竟然能看到她一边的胸脯。

  小树没有穿内衣,里面真空!她一只乳房在镜子里对我耸立着,像是在召唤我,她的胸看起来要比扬扬的大一点。我血压急速上升,脑袋「嗡」得一声。刚刚还有的些许理性一下子被小树诱人的姿态扫光,欲望充斥着我的全身。

  「妈的,什麽都不管了!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!」我连裤子都不提了,直接褪到脚腕,挺着老二跨步走向小树。

  我一手按在小树露出的娇嫩的乳房上面,一手从她背后轻轻去褪她的睡裤。

  小树的乳房是比扬扬的大一些,手感也更饱满一些,乳晕也比扬扬的大,色泽鲜红,乳头像一颗熟透的小樱桃嵌在白白的乳房上面。

  她的睡裤是松紧式,很容易就褪到她的腿腕处,她的白白嫩嫩的屁股就这样翘在我的面前,我满手是汗,抚摸着她的屁股和大腿,她的肌肤更加细嫩光滑,我无暇蹲下来仔细去看她的股沟内的风光,只是用手在里面摸索,时而摸到她前方的柔软的毛毛。小树的毛毛摸起来感觉比扬扬的多一点,但好像更短一些。扬扬的阴毛太少了,就那几根。

  小树的阴部同样温暖,我用两根手指在肉缝中摩擦,肉缝在抚摸下变得湿润起来,并伴随着她的轻声呢喃。

  我无法抑制自己,抽回拨弄她乳房的一只手,握住我的阴茎,另一只手将她的双腿尽量分开。我将小弟弟伸向她的幽处。这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小弟弟碰触异性,并且要将它送入这个异性的阴道,我心情无比激动与紧张。

  我用前端龟头在她的阴部摩擦着,感觉异常刺激,阵阵快感由下体传遍全身。

  但奇怪的是我的小弟却不像刚才勃起得凶狠,我在小树的屁股后面半天寻找不到那个入口,小弟弟还有点疲软。

  我用手使劲套弄了几下,小弟弟才恢複了怒状。我用一只手探寻到她的那个最湿润的小洞,一只手握着我的家伙挺腰从小树后面插了过去,不知道用力过大还是小树的洞洞太小,反複几次我的小弟弟都滑到了小树的屁股沟里,小树的屁股上粘上了我阴茎渗出的液体。

  我握着龟头前端,这样我的手也能感触到小树阴道确切的位置,找到位置后,我轻轻松手,让前端顺着手心往里去,这一次感觉好像进去了,阴茎上传来被肉壁包褒的温热感和被夹紧的强烈快感。

  小树皱着眉头长哼了一声,声音还好不大,但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,眼睛始终没睁开。她的腰往前挺了挺,双腿下意识地夹了夹。我担心她被我弄醒,一紧张之下小弟弟又发软,从她的体内滑了出来。

  「小树……」我从后面在她耳边轻声叫她,她还是没多大反应。

  我再次壮起胆子,套弄直自己的家伙,向她两腿之间挺去。这一次比较顺利地进去了,小弟弟感觉好温暖,小树阴道夹得我好紧,而且龟头上有微弱的痛感,但带来的快感丝毫不减。

  「唔……」小树哼着,我感觉她浑身的肌肉明显收缩,双腿将我的小弟弟夹得更紧,爽得我差点叫出声来。

  我用手去摸我和小树身体接合的地方,确认我的阴茎进入到她身体内有多少。

  我摸到了那个地方,我的小弟有大约三分之二都被小树的包褒着。

  我双手环抱起她的纤腰,下体本能地前后蠕动,让我的家伙在她的阴道中抽插。腹部拍击着她的翘臀,发出轻微的「啪、啪」声。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,疼……」小树小嘴一张一张,从齿缝中断断续续地发出叫声。这更增强了我的快感,抽插四五下后,就在我打算将她双腿再分开一些时,我的下体传来了排山倒海般的爽快感,快感瞬间传遍我的全身,我射了!

  我浑身如虚脱般趴在了小树的后背,我搂紧小树的身体,将下体尽量地挺进她的臀部,小弟弟在她体内放肆地发泄着抖动着。小树依然闭着双眼,凝着眉咬着下嘴唇。

  我脑海里一片空虚,只能感觉到我的阴茎在对方体内不由自主的一抖一抖,我有两个多星期没有打过手枪,我猜测我射了很多。

  我的小弟弟渐渐发软,好一会才从她的体内自己滑出,上面粘满了她和我的体液。我蹲下身子,看到了小树的阴部。

  她的阴部和扬扬的不太一样,扬扬的是一条肉缝,肉缝有点突起。而小树有两片簿簿的色泽稍深的肉片,她的肉缝被这两个肉片覆盖着,刚刚我进入的地方露出她的阴道口,再里面是泛着粉红色肉洞,肉洞随着小树的呼吸轻轻一张一翕。

  从那里面,不断地流出黄白色的浆液,有的直接滴在洗手间的地板上,有的顺着她的大腿内侧往下流,我闻到我精液特有的腥味。

  奇怪的是我没有看到血迹,按理说小树这是第一次被插,女孩子第一次不是会因爲处女膜破裂会流血吗?我很疑惑。

  我拿来卫生纸爲小树擦拭着浆液,心里突然很失落:这就是日屄啊,感觉并不如想像中的美好。而且我爲什麽射得这麽快,平时打手枪都比这时间长多了。

  是因爲小树太漂亮了?因爲我喝过酒?还是我早泄啊?

  我射到小树里面了,她会不会怀孕?

  我仔细清理了小树的身体,甚至用湿巾爲她清洗屁屁,屁眼和阴部,整理好她的衣服,她衣服上兽兽留下的斑斑点点我没有动,好在上面有她吐过的痕迹,混在一起看不出来。洗手间的地板上液体我也打扫干净。看着一跎跎卫生纸被我沖进马桶,我感觉浑身发软,后腰发酸。

  接下来我将小树搀扶到她们房间,小鸡早已把扬扬放在床上自己回屋睡觉去了,我让小树和她们躺好,并盖好被子,叫起还在地板上呼呼的大成,关好门晃到自己屋里休息。

  这一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想着我竟然碰了班上两位班花,小树的长相做爲校花级都不爲过,我竟然日了她,我的老二上还留着她的体液,一切刚刚发生却又如梦似幻。

  明天起来她们会不会知道一切?

  我不知道什麽时候睡着的,睡着后做了好多梦,梦到小树和扬扬挺大着肚子拿刀追我;梦到我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和一个少女做爱,少女看不清楚是谁,但感觉很不舒服;梦到师萍萍板着脸指责我……

上一篇:女大学生的耻辱性玩物生活1~6全文完 下一篇:我与女友小敏在校园里的性生活经曆


天天看特色大片视频-2020年国内精品视频-亚洲成aⅴ人在线观看视频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